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只要你看我一眼-鄭伯克段于鄢

只要你看我一眼,媽媽

 

都說鄭莊公陰險。

明知親弟弟胡作非為,故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放任弟弟一步一步坐大,領兵叛國前夕,他終於趕早一步,一舉驅逐了弟弟,把弟弟趕出了生於斯長於斯的國土。

這樣看來,說他陰險並不過分。

可回首來時路,兩兄弟鬩牆又是怎麼鬧出來的?

 

他貴為鄭國的嫡長子,曾經是王儲,日後必然是鄭國的君主。可惜他在生母武姜眼中,了無尊貴之處。這個孩子以極其艱難的方式降生人間,差點要了武姜的命。鬼門關前走一遭,武姜僥倖回到人間,恨透了這個差點送她赴死的娃兒,她把她的恨意銘刻在兒子的名字:寤生。意思就是難產而生。

 

不難想見,這個娃兒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,就註定了與母親無緣。武姜不想太常看到寤生,真有不識相的宮女或善意的老奴把娃兒抱上前來,只怕武姜也會嫌惡地把頭轉開,生怕沾染了寤生身上特有的死神的氣味。武姜也不必看到寤生,她只要想起那個名字,就會聯想起臨盆剎那的鮮血與巨痛。

 

武姜不是不愛兒子,她只是無法愛寤生。激起她強烈母性的是她深愛的么兒,那個沒有怪名字標記壞出生的段。舐犢情深。她傾其所有給了段。

丈夫鄭武公猶然在世的時候,武姜三番兩次請求武公更易世子,趕下寤生,好讓段坐上大位。武公頭腦清楚,連口頭應承的敷衍也省了。論宗法,大位當傳嫡長子。論手腕,從小被生母嫌惡的寤生練就一身隱忍的工夫,驕縱成性的段哪裡是國君的料?

頭腦清醒的武公去世。段與武姜染指大位的頭腦繼續發熱。武姜出面向新登基的國君要封地,明講是要制邑。寤生搖頭。制邑是從東虢搶來的肥肉,易守難攻的險地。除了制邑,唯母命是聽。武姜沒跟兒子客氣。她開口要了京。寤生點頭。弟弟段從此有了新的身分:京城大叔。

 

京城大叔沒閒著。去了京城先是擴建城池,而後擴張權力。他生來就是鄭國的貴公子,是母親的寵兒,要什麼有什麼,當然都是明目張膽地要,從來不知遮遮掩掩為何物。鄭國大臣祭仲、子封看得心驚膽跳,接連警告莊公,別讓京城大叔太越軌,一旦走得太遠可是追不回的。莊公答得雲淡風輕:姜氏就是要這樣,我又能怎樣!這話說完,莊公又補了一句:「多行不義必自斃!子姑待之。」

夜路走多了必然要遇到鬼。你等著瞧好了!

 

武姜從來沒有忘情春秋大業。丈夫武公那兒要不到的,她可以和愛兒一起動手要到。前置作業完畢,武姜興致勃勃地等著兵變策反。她摩拳擦掌準備作內應,城門會因為她而大開,而後迎進她心目中真正的國君,她唯一的愛子。

 

莊公先前執意放行的夜路終於出現盡頭。他自扮鬼將,領兵打敗親手足的叛軍,直到弟弟逃往他方。

 

至於叛國的從犯呢?那個一路慫恿叛變或是一路追隨京城大叔的武姜,莊公終於撂下狠話:「不及黃泉,無相見也!」不到死後,今生不必相見。

 

他放逐的是從小憎恨自己的母親,還有從來不把自己當親兄長的弟弟。始於作亂而終於平定,一切總算塵埃落定。〈鄭伯克段于鄢〉的記事如果到此戛然而止,那麼等同完成了王子復仇記的春秋版。但它之所以成為《左傳》的名篇,顯然還有更深刻的內涵。

 

放逐了母親的莊公終究還是後悔了。這分悔意,被孝子潁考叔接收到了。

 

潁考叔是封疆官員,聽說武姜被莊公賭氣安置他處,假借送禮之名,賺得莊公張羅宴席回贈。潁考叔席中特意保留了肉羹,引來莊公詢問。潁考叔回說母子向來有福同享,唯獨君上賞賜的美食,老母不曾嘗過,這肉羹,當然得留著帶回給老母嘗嘗。莊公當下喟然長嘆:真羨慕你有老母可以分享,可我卻沒有啊…

 

既然君有悔意,可君無戲言。潁考叔為莊公設計了解套的辦法。掘了地道,母子相見,不啻黃泉相見,誰曰不可?

 

武姜與從來不曾正眼看待的寤生在地道相見,《左傳》的記錄是母子相對賦詩:「大隧之中,其樂也融融。」「大隧之外,其樂也洩洩。」而後留下一句耐人尋味的「遂為母子如初」。文章在此作結。

 

遂為母子如初。這個「初」要怎麼解釋呢?

 

寤生從哇哇落地開始,面對的一直都是橫眉豎目的母親,從來不曾好好看過他一眼。如果有過極其短暫的片刻,大抵也都是為了替弟弟出謀策畫,好幫弟弟爭到什麼甜頭。套用當代的語彙,長久以來,他就只是母親眼中一個用過即丟的工具人,再後來,這個工具人也當不成了,母親還是嫌他礙事,準備和弟弟把他踢下大位,滾出他們的視野之外。

 

京城大叔兵敗,出亡在外。從此遠離富貴核心的武姜,對長子也許有過短暫的內疚,可她內心深處,想念的還是么兒吧。地道與寤生廝見,賦詩吟唱慶團圓的當口,她想的是什麼?

她數十年來把厚此薄彼玩到了極致,所鄙薄的那個兒子,居然還肯張開雙手迎她回家,就憑這點,她似乎也該遺忘兒子難產帶給她的煎熬,慷慨地分一點母愛給這個從來不得她寵的兒子。遂為母子如初的敘述如果是真,這個「初」得逆溯到她懷胎的最初,與所有初為人母的女子一般,對腹中的胎兒懷著一股美好的願想。

 

至於鄭莊公,從地道迎回了生母。從此以後母親身邊不會再有受寵的弟弟,母親終於回歸成他的母親了。

可是,這事的前提,是他得擠掉弟弟,才可能贏得母親慈愛的一眼。

 

沒想到這個古老的故事會在史蒂芬史匹伯執導的電影還魂。〈AI人工智慧〉裡那個機器人男孩大衛,為了讓他一心一意愛著的養母愛他,潛進深海祈求藍色仙女把他變成有血有肉的真男孩。他的願望在二千年前終於成真。更高階的機器人願意圓成他的夢想,可成真的手段是複製出只能活一天的養母,那一天,養母遺忘了她的丈夫,她真正的兒子,一心一意地愛著大衛…

 

看進了大衛的悲傷與憧憬,回頭看〈鄭伯克段于鄢〉的鄭莊公。把鄭莊公的成長故事攤開了,陰險的背後,還是一對渴望的眼吧。

 

媽媽,幾時看我一眼?用媽媽看兒子的眼光看我一眼?

 

  • 1